辛夷

懒癌晚期

神仙落日,拍不出它千分之一的美,放大看有惊喜哦

@moxiruoling 太太你看我在p站发现了什么!蘑菇发卡斑!还有新娘斑露背毛衣斑拿着仙女棒的斑,原始人露背毛衣斑各种斑,还有一些脑洞大开的图受限制没有贴上来

脑洞来自下集预告一闪而过的卫庄闭眼图

呃…几不可闻的闷哼,隐忍的还未出口便压抑在喉间,还有不停颤动的身体让一向浅眠的墨鸦清醒。

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在身边人的脸上,他似乎更冷漠苍白了,但只有墨鸦知道掩藏在这份冷漠下足以燃烧自己的热情和在情欲中泛着粉红诱人的身体,另人无比的怜爱。每每想到这样的他是独属于自己的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颤栗,兴奋的难以自持。

黑暗中他缓缓的起身,仔细的端详身边人。逆乱锋利的白眉紧促,那双犀利的能杀死人的眼睛此刻掩盖在薄薄的眼皮下,眼球不安的转动。纤长的羽睫不安的抖动着在眼下投出一小片阴影生出一种他很脆弱的错觉。

他似乎陷入了梦魇之中……

墨鸦心头莫由来的有些气愤,黑夜暗中狠狠的看着卫庄,他的眼睛亮的惊人,双手握紧又松开。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般附下身微凉的唇轻柔的吻了吻卫庄的眼睛,下巴抵在卫庄的脑袋上一只手放在卫庄的腰间另一只手从卫庄的脖子下面穿过将卫庄搂在怀里。

肌肤相贴感受很是美妙,他的手在卫庄的腰间有节奏的抚摸,手下的肌肤触感极好。力量,惊人的力量隐藏在其中。墨鸦喜欢观察卫庄,观察他细微的表情,体味卫庄那少的可怜的几句话中深层的含义。

他尤其爱卫庄战斗时矫健的身姿,喷涌而出的力量,嗜血的表情,刺向敌人毫不犹豫的利刃包括那人孤傲的背影。卫庄的一举一动他都不可思议的喜欢,简直是中了魔障。




血衣候:放肆!(“真是不知死活的小鬼,竟然顶撞他的父亲”)

挥起手,杀气四溢。

冰冷刺骨的寒意源源不断从那个黑衣人身冒出,不用看到他的脸卫庄也知道血衣候面具下的脸有多么愤怒。

小孩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并非是他不想动,而是他被这杀气震慑动不了了。不管他未来怎样而今他只是一个7岁的孩童,再怎么老成倔强也改变不了他现在的弱小!唯有直直的挺起自己脊梁极力的控制身体的颤抖,在这个连真面目都不愿露出的人面前保持一丝尊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倔强,就是不想在这个人面前认输,总觉得如果认输了就有什么都没有了。

“看来这些时日真是太宠他了,越来越没有规矩!这样不听话的小鬼 不要也罢!”

刚想像往常收拾那些不知死活的人一样将他化作冰屑。凝聚起冰冷的内力,寒冰做的荆棘从他脚下缓缓的蜿蜒生长,生动无比。抬起眼看见小孩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无比的倔强和隐藏在深处的恐惧还有一点委屈和一些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血衣候愣了愣,原本向他这样年纪的小孩正直顽劣的年纪都是在父母的的身边撒娇的没用小鬼。他年仅七岁就与母亲独居深宫七年,照顾迁就那个女人...还要忍受她时不时地打骂,如今这样是……

白亦非邪邪的笑了,鲜红的唇勾起,像一个吸血的魔鬼

“真是个愚蠢的小鬼,他想”

“哼”

“看来还可以在玩一玩,不过还要给点教训,否则下回还是这么不知所谓……”

这样的白亦非卫庄有些奇怪,杀气怎么突然没了?疑惑的盯着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白亦非,试探性的后退了两步。

“没事”看着白亦非又动了两步

“喂,你要是不杀我的话我就走了,母亲醒了看不见我会很麻烦的......”如果他要杀我的话早就杀了,现在应该是可以离开了吧...

转身向前控制自己的步伐,注意力却一直在血衣候身上。刚想放松身体脚下却突然生出冰荆棘松松垮垮的缠住了他的小腿,后衣领被白亦非提起。

“我说过你可以走了吗小鬼?嗯?”

小孩咬牙切齿到“你想要怎么样?”很显然小孩非常讨厌目前这种任人宰割的状态……小小的拳头紧紧的捏紧

“我还是太弱了,可恶”

呵呵,危险低沉的笑声突兀的响起带着点阴柔,白亦非不得不承认这小家伙确实取悦到他了。看着如临大敌的小孩,把他提到面前仔细端详。

“嗯,长的还算是勉勉强强可以入眼”

眉头紧皱“什么啊,这种像是审视物件的眼光...真是恶心”

“真不可爱,小小年纪就皱眉,长大了可没有姑娘贵喜欢你”

“哼,要你管,快点放我下来”

“呵呵,别着急,还没有惩罚过你呢”

尖锐的指甲从小孩特有的白嫩细腻的脸颊上一划而过,像蛇信子一样冰冷同时昭示着危险,指甲划过的地方带起一阵轻微的刺痛,激的卫庄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疙瘩。用指甲攒起卫庄脸颊上的血珠放入嘴中,这个孩子确实身上有一半的鲜血是自己的......还有这血的味道还不错……与他相似却不同于他的冰冷。

卫庄一直看着白亦非他不知这个跟蛇一样冰冷危险的男人又在打什么坏主意,这种脱离地面身体不由自己掌控的感觉真的很讨厌。把小孩各种的表情全都纳入眼底

大发慈悲的开口道“别害怕,”,

(哎,这...这算是在安抚?!”)

还没等卫庄分辨出这句话到底有什么有什么含义白亦非在欣赏完卫庄惊讶的表情后带着笑意再次开口道

“不会杀你的,你还很有趣。别高兴的太早,要是你不再有趣或者是再像今天一样惹怒我就不好说了”

确定白亦非不会杀他,卫庄安心下来愤愤的想“我就知道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人”

“呵呵,小家伙,别高兴的太早,今天一定让你受点教训……”

倏的按在腿上使小孩的屁股撅起来脸朝地面。意识到血衣候想要做什么小孩拼命地挣扎,却也只是在做无用功,白亦非直接点了他的穴。扒开裤子朝那白白净净的小屁股就是两巴掌,瞬间两个红红的掌印就出来了。

“下次若是再不听话,就没这么简单了”

卫庄紧紧咬着牙,眼中泪花闪过。“可恶的家伙,竟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待续
ps:侯爷内心该怎么惩罚这个小鬼呢?听说民间不听话的孩子要打屁股……嗯,就这么办吧